欢迎您访问田采时尚网- 时尚资讯方式新媒体平台 - 大连田采科技有限公司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 热搜 >  外卖小哥为何要当公益律师?

外卖小哥为何要当公益律师?

2023-03-24 04:13:35

  遭遇维权困境失业后,陈文斌一边送外卖,一边准备法律职业资格考试,并最终通过

  外卖小哥为何要当公益律师?

  阅读提示

  在药企做工艺员时遭遇维权困境失业后,陈文斌在公益律师的帮助下,维权成功拿到补贴。在案件推进的过程中,陈文斌深深感受到了法律的力量。于是他决定一边送外卖一边准备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,并在考试通过后也成为一名公益律师,撑起法律的伞为更多人遮雨。

  3月23日早上8点半,陈文斌穿过挂满锦旗的长廊,来到江西省南昌市总工会法律援助中心的劳动争议诉调对接工作室,坐在自己的工位上整装待发,开始了一天的工作。

  回想第一次走过这条长廊,他坦言,当时眼瞅着工作保不住,心中万分迷茫与焦虑,是墙上的一面面锦旗给了他前行的动力,也让他与公益律师这一工作结下不解之缘。

  遭遇过维权困境

  “当时公司经营困难,希望我们这些老员工主动离职,于是就频繁地安排上晚班。”2019年10月,在药企上班的陈文斌与同事们突然被要求连续加晚班,从晚上9点到第二天早上8点,工作时间远远超过劳动法的规定,大家在疲惫不堪的同时也感到不安。

  南昌市人社局工作人员在得知他们的情况与经济窘境后,向他们介绍了法律援助的相关信息。

  “之前以为请律师打官司要花很多钱,没想到还能免费。”陈文斌在了解到法律援助信息后眼前一亮,此前他已经做好了即便花费再多也要维护自己权益的准备。

  在劳动争议诉调对接工作室,陈文斌坐在公益律师李星面前讲述着自己的遭遇,可能是多次在锦旗上见过这个名字,此刻他并不觉得十分拘谨。

  “加班是有加班工资的,如果用人单位拒不支付加班工资,劳动者有权单方解除劳动合同并要求支付加班工资及经济补偿金。”李星认真地分析着案件,同时注意到陈文斌作为十多年的老员工,能够获得一定的工龄补偿,这也是权益的一部分。

  听完李星的耐心解答,陈文斌长期沉重的心得到片刻放松。但是,他深知打官司是有风险的,心中的石头一直悬而未落,直到2020年7月仲裁结果出来。最终,在公益律师的帮助下,他拿到了7万余元补偿金,这也成为他转折人生的一份“底气”。

  外卖小哥踏上法考之路

  从不了解法律被公司拿捏到接受法律援助后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,在案件推进的过程中,陈文斌深深感受到了法律的力量,也对公益律师这一职业有了不一样的感触。

  “原本打完官司就想让他赶紧找份新工作的。”当得知陈文斌想要准备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时,妻子李萍属实被他大胆的想法惊呆了。作为药企的一名工艺员,陈文斌十多年一直按部就班从事着专业对口的工作,并未接触过法律相关知识,况且家里两个孩子年龄都很小,奶粉、尿不湿、看病的费用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

  两年的备考时间,这是陈文斌与妻子约定的底线。

  于是,陈文斌一天的时间分成了三段。早晨5点多起床看书,7点早高峰送外卖补贴家用。外卖员时间自由,入职门槛不高,工资日结,对于当时的他而言是最合适不过的了。到了中午电动车跑没电后,他便找个人少的地方继续看书,有时是图书馆,有时是便利店。

  2021年1月8日,他清楚地记得这一天,由于网络卡顿的原因,成绩查询页面刷了快一个小时才显示出来。“我通过了考试,终于能跟你们做同事了。”他第一通电话打给了李星,声音里满是激动与喜悦。

  “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碰到了很好的律师,我从心底里感激帮助过我的每一位律师。”陈文斌告诉记者,除了在法律援助期间提供的法律咨询、代拟法律文书等帮助,欧阳文华律师、李星律师还利用工作之余不厌其烦地为他答疑解惑。

  从外卖小哥到公益律师,陈文斌用了8个月的时间。

  在取得法律职业资格证后,他没有任何犹豫地加入了江西听讼律师事务所,正式成为一名公益律师。“公益律师确实对我们普通人、尤其是不了解法律的人是非常有帮助的,在公益律师援助我的过程中,我感受到了他们的耐心负责,这样的团队值得信赖,如果做收费律师与我的初心是不一致的。”陈文斌坚定地说。

  决心为更多人撑“伞”

  “我是没有超过退休年龄来公司工作的,真的已经快5年了,怎么不是劳动关系呢?”50多岁的农民工周小花一遍遍跟陈文斌重复着自己的疑问。面对用人单位不合理的辞退,与她一起来寻求法律援助的工友都拿到了合理的解释与补偿,她不懂为何偏偏落下了自己。

  “达到退休年龄仍继续在用人单位工作的劳动者,劳动关系该如何认定,在判决时会有不同的观点,并且法官或审判组织有司法自由裁量权,在事实认定正确的基础上,会根据自己的认识、经验等选择司法行为和对案件作出裁判……”陈文斌对此解释道并安抚着周小花的情绪。

  在仲裁判决与一审判决时,因缺少事实和法律依据,法院不认可劳动关系的存在,那案件还有反转的可能吗?

  “虽然超过退休年龄,但劳动者不是超过退休年龄入职的,劳动关系一直持续,又没有享受养老待遇等,年龄不能作为唯一的否定劳动关系存在的依据。”二审期间,承办律师递交了新证据,成功为周小花维护了合法权益,争取到5万余元经济补偿。

  “施工牌与施工现场的照片可以成为证据材料”“与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是一份保障”“预支生活费也是工资的一部分”……陈文斌努力为困难群众提供更满意的服务,入职仅半年,就收获了自己人生中第一面锦旗。截至2022年底,陈文斌累计办理法律援助案件350余件,为困难群众挽回经济损失650余万元。

  法律援助在民事、行政领域是一项“弱有所扶”的民生工程。“我作为法律援助制度的受益者,如今成为一名法律援助律师,就好像下雨天别人帮你撑起过一把伞,当自己有这把伞时,也希望能帮更多人来遮风挡雨。”陈文斌说。(工人日报)

所有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建立镜像,违规转载法律必究。